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正文

乐视体育穷途

时间:2019-03-09 21:58 来源:江苏快三 编辑:http://xnylkjc.com

核心提示

贾跃亭抽身离去,他挖的坑谁来填?...

接连被追债和仲裁,不断被查封和拍卖,除了被孙宏斌相中的资产,乐视系旗下的其他业务线几乎成为弃子。曾拿下NBA、英超、中超等赛事版权的创业巨头——乐视体育,就是最好的例证,它曾造就了一个靠散户撑起80亿元融资的神话,那些竞逐乐视体育的散户投资人,很快就发现步入了一个深坑。

贾跃亭抽身离去,他挖的坑谁来填?

2018年12月7日,浙江省公安厅公布了一份涉网贷案件在逃犯罪嫌疑人名单,其中有一名叫陈刚的嫌疑人。他的名字上榜,让另一拨与网贷产品无关的投资人也心头一紧。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陈刚实际控制的“杭州科地资本集团有限公司”2016年参与了乐视体育B轮融资,将1亿元份额包装成结构化产品,通过旗下的科地财富销售给了散户。乐视体育资金链早已断裂,该私募产品2018年12月底到期,陷入了兑付危机。

陈刚出现在警方的通缉名单上,暴露了乐视体育投资风险的另一面,80亿元份额遭到私募基金的围剿,而一些私募机构将份额包装金融产品卖给了散户投资者,导致投资者中涌入了众多散户。更讽刺的是,写在投资协议里的大股东回购条款,如今被乐视网(300104.SZ)定义为“违规对外担保”,这加剧了其中的麻烦。

“12月是兑现的日子,科地问题比较严重,投资人的钱遥遥无期。”科地财富内部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

乐视体育危机爆发以来,过去两年多,104份裁判文书、63条被执行人信息、5则失信信息加之其身。来自投资人、供应商和乐视体育前员工们的数十份仲裁书已经表明,乐视体育名下早已没有任何可执行的资产。仅仅2019年头两个多月,乐视体育便增加了60条被执行人信息。

王思聪三年前主动找上门一顿饭的工夫决定投1亿元,如今无奈申请了仲裁要求赔偿。发起仲裁的还有多家私募机构,而一名乐视体育股东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乐视体育没有给投资人任何说法,似乎没人管这事。

一批离职员工申请仲裁,要求乐视体育支付2万元至10余万元不等的赔偿金。“感觉没啥希望。”其中一名发起仲裁的离职员工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也没给个具体说法,就说把雷子(乐视体育CEO雷振剑)限高(即限制高消费)了。”

更多的前员工已经放弃了讨要此前垫付的上万元报销款。仍有极少数普通员工未解除与乐视体育的雇佣关系,但他们无须再工作。

距离乐视体育给投资人承诺的上市期限2018年12月31日,已过三个多月。这个结局似乎再无意外,但它引发的悲剧正在向散户蔓延。

散户化苦果

陈刚远没有贾跃亭的名气,如果不是浙江警方的这份通缉名单,很多人或许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这个身形偏瘦的中年人,担任九阳置业、科地资本等40多家公司的法人或董监高,主要阵地为浙江和上海。

2016年乐视体育近80亿元的B轮融资中,陈刚旗下的科地财富曾称拿到了1亿元的份额,随后向市场销售一款名为“科地乐视体育专项投资基金”的结构化产品。《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该基金规模不高于1.1亿元,100万元起投。该专项基金的期限为3+1+1年,即3年投资期,1年退出期,管理人根据市场情况并经普通合伙人同意可延长1年。

而根据当时的回购约定,如果乐视体育2020年底前未能上市,投资方有权要求乐视体育大股东贾跃亭回购股权,回购价格保证投资基金年化收益不低于12%。推介材料里还写道,乐视体育预计在2017年申报上市。

三年投资期的最后一年,上市预期落空。随着整个乐视系的垮塌,回购诺言也成为泡影。陈刚的跑路第一次将乐视体育的投资风险直接应验在了散户投资者身上。

查阅乐视体育工商资料可以发现,科地资本是嵌套在上海明熠投资管理合伙中,间接参与投资了乐视体育。实际被乐视体育认可的投资方是新湃资本。工商资料显示,上海明熠的股东包括机构股东新湃资本、科地资本及其关联方和37名自然人股东。新湃资本占B轮约2.3亿元份额,通过新金乐体、上海明熠、厦门嘉御3个LP通道投资乐视体育股权,“科地乐视体育专项投资基金”由科地资本与新湃资本共同担任GP。

媒体曾曝出新湃资本与新华社的密切关联,此前诸多官方行为早已让市场形成印象:新湃资本是新华社旗下的投资机构。后新华社紧急出面撇清了与新湃资本的关系。

接近新湃资本的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外界舆论让新华社原计划入股新湃资本的行动告吹,后来新湃资本以2.267亿元投资乐视体育,新华社没有再参与。